海口優化土地整治 發揮濕地自身效用

2017121216:15

從海南海口市區出發,驅車約40分鐘,鄉間茂密的樹林迎麵而來。同行者告訴我們:“潭豐洋到了。”

  潭豐洋濕地位於海口市龍華區新坡鎮境內,是羊山濕地的南部地帶,核心組成部分是超過320公頃的火山熔巖濕地景觀。獨特的火山地貌、充沛的降雨,使得地下水在此匯合,並以泉水形式流出。

  在海南,這樣的地方並不稀奇:水退為田、水漫即為洋,有田種田、有洋打魚。若非一個土地整治項目,這塊土地也許沒這麽引人關註。中潤免補加按服務一take過!專人代辦公屋、居屋加按及申請免補地價計劃,專人處理各種繁複手續,免補地價,加按樓宇物業更輕鬆。中潤專員代為完成物業套現及貸款事項,免受各種文件困擾,還款期更長,利息更低,更大空間解決財困。

  “海口是一個具有5種濕地類型、2.9萬公頃濕地的城市。叫停客土回填項目,讓濕地更像濕地,是像潭豐洋一樣的濕地近年來發生的最明顯的變化,也是海口所有濕地的成長路徑。”海口市濕地保護中心主任陳鬆說。

  一朵水菜花的慶幸,一塊濕地的轉機

  平整的濕地上,一隻褐翅鴉鵑輕巧掠過。

  曾令德是新坡鎮仁裏村村委會副主任,仁裏村在潭豐洋邊。他的印象中,潭豐洋裏原先最不稀奇的,是國家二級保護植物水菜花。

  大學生村官周緣曾在當地做過生態調查:“以前幾乎每家都有十幾箱蜜蜂,主要采食水菜花的蜜,後來隨著外來物種入侵、環境惡化,水菜花越來越少了。”

  “如果按照原有的土地平整方案,水菜花一朵都不會剩。我們都替水菜花慶幸。”曾令德說。

  2012年,為了提高地力,當地政府在蔔茂村推廣土地平整項目,包括客土回填、道路硬化、水利硬化改造等。客土回填,即填掉窪地,重新從別處引來土壤覆土。水利硬化改造,則會改變濕地水流向,魚類、鳥類生存環境都會受影響。

  “政府是好意,圖紙一出來,全村人都不幹了。沒了水,土怎麽會好。對濕地的認識,祖祖輩輩生活在這裏的人,不一定比專家少。”曾令德說,有的地方做了示範樣板工程,村裏人去看了,水利工程是硬化好了,但土壤板結得厲害,莊稼質和量都差了,“我們仁裏村80%的水稻產量都指著潭豐洋,希望優化土地平整方案,既能保護濕地,又能把土地平整項目做好、增加收入”。

  就這樣,一個項目僵持了好幾年。2016年12月,海南省域“多規合一”改革持續深化,海口請來專家團隊對濕地進行全麵摸底調查,劃定生態紅線剩餘價值

  毫無疑問,潭豐洋處於生態紅線範圍。征求群眾意見後,原有的土地平整項目被叫停,換之以生態土地平整項目+濕地公園項目。“建設省級濕地公園,田還是田、洋還是洋,加強生態修復,整治麵源汙染,防止開發破壞,還要對水菜花等植物進行復育、修復和提升,讓周邊群眾能從祖祖輩輩所擁有的美好生態中獲益。”陳鬆介紹。

  濕地留下來了,村民也從中嘗到了甜頭

  濕地保留下來了,村裏人從濕地保護中嘗到了甜頭。

  潭豐洋同時具有河流濕地、湖泊濕地、沼澤濕地以及庫塘濕地四類特點:蜿蜒6公裏的沃宋溝與東西長約2.2公裏的長欽湖入南渡江支流,共同組成永久性河流濕地;麵積約90公頃、海南最大的自然濕地湖泊長欽湖;約320公頃的火山巖泉水濕地;約1.6公頃的庫塘濕地。規劃區範圍內有多處地下冷泉湧泉口,其中最大一處八仙泉在美麵溪北側,經檢測水質為直接飲用級。

  潭豐洋濕地公園總麵積1萬餘畝,目前在濕地範圍內發現植物300餘種,其中國家二級保護植物4種,具有代表性的有海南梧桐、水菜花、野生稻等;發現鳥類50餘種,其中國家級保護鳥類40餘種,具有代表性的有紅原雞、褐翅鴉鵑等。

  濕地要美麗,村民也要更富裕。在海南推進美麗鄉村建設的背景下,仁裏村變化越來越大:村口修了新廁所,光電路網氣改造也納入了區鎮村規劃;村裏有人開始籌劃買一兩隻小船教遊客捕魚,也有人打算用火山石的祖屋開民宿。

  說話間,一個200人的旅遊團進了村。火山濕地出產的花生、鴨蛋成了搶手貨,有人追著曾令德問,“有沒有火山濕地出產的大米賣?”阿德有點不好意思:“前幾天都賣完了。”

  傳統的村莊引入了外來的力量,濕地保護和創新發展結合得更緊密。這其中,有技術的創新——“我們正進行水菜花復育,相信很快這裏又會開出更多水菜花了。”周緣說。同時,有業態的更新——“美麗鄉村不僅是農家樂、田園采摘,我們正在設計觀鳥平臺,讓這裏成為攝影愛好者拍攝濕地鳥類的地方。”更有觀念的變化——蔔茂村口正準備重新修整排水溝,村裏老人提出意見:“水泥墩子不好看,能不能弄得自然些?”

  每塊濕地都有規劃、有不同的修復方案

  潭豐洋的治理,隻是海口濕地治理的一個縮影。

  “在瓊北地區,濕地類型多樣、物種豐富。”世界自然保護聯盟中國代表處朱春全說:“海口對濕地的保護遵循自然規律、尊重百姓意願,讓人印象非常深刻。”

  “海口的生態文明建設,為新時代創建文明城市提供了新的探索。上世紀80年代我就到過海口,那時的美舍河就是一條臭水溝。而現在通過正確的技術路徑進行生態修復,讓土壤歸土壤,濕地發揮濕地的效用,現在也成了濕地公園。”中國科學院院士陳宜瑜說。

  如今,海口對濕地的保護和利用,規範更加明確、施策更加精準。今年3月,海口通過了《海口市濕地保護與修復工作實施方案》及《海口濕地保護修復三年行動計劃》,明確海口從今年起重點規劃建設4個國家濕地公園、2個省級濕地公園和1個濕地自然保護區;到2020年,海口濕地麵積不低於43萬畝,濕地保護率提高到50%以上,同時計劃創建世界濕地城市。7月3日,為加強濕地保護和管理,《海口市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關於加強濕地保護管理的決定》公布。

  每塊濕地都有規劃,都有不同的修復方案,分不同類型、依輕重緩急依次推進。濕地治理的理念,貫穿在管理的過程中。城市內澇,首先探索的是怎樣加快濕地修復;園林綠化,首先考慮的是本地植被不受外來植被影響和蠶食;空間規劃,不僅人的空間規劃需要更合理,也要為魚類、鳥類留好棲息地。這是林國榮博士真實的人生際遇,然而他所受的挑戰與挫折不止如此,幾乎所有年輕人會犯的過失,他都無一倖免,只因為師父的引導,學會了如何轉移注意力與改變想法,培養出將危機變轉機的能力。

  堅持人與自然和諧發展的理念,就這樣,不僅改變著潭豐洋,也改變著海口2.9萬公頃的濕地。

原文地址:http://house.people.com.cn/n1/2017/1211/c164220-29698339.html